城中心的兩房單身公寓,是荷蘭物流從業員Oswin Pepels 溫馨的

在粉紅色的南灣澳門政府總部(舊稱「總督府」) 旁邊,有一棟不起眼的唐樓,入口在後面的一條 小巷。樓宇地面層是幾間老舊的店鋪,已經關門 大吉,很可能是疫情的犧牲品,其上是四層住宅 單位。抬起頭,能看到密密麻麻的花籠和無數條冷氣排水管織成的迷 宮,白色的觸鬚與綠色的樓身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走進大樓入口的金屬大門,沿著狹窄的樓梯拾級而上,一樓的 一位住戶熱情地迎接了我。這位高大活潑的荷蘭人帶我走進家門,把 一大杯咖啡塞到了我手中

「我喜歡這個地方,去哪裡都很方便,而且你看風景多好! 」他讚歎道。確實如此,走幾步穿過客餐廳,就是寬敞的開放式廚 房,有一個內置的吧檯,高腳吧檯凳靠大推拉窗擺放著,澳督府和 南灣湖的美景一覽無余。

這個單位是一個窄長的空間,戶型奇特,有一種前後倒置的 感覺。明黃色的廚房與復古的綠松石色櫥櫃在窗前,採光和視野最 好。原本的三間睡房改造成了兩間大小合適的雙人睡房,其中一間 有獨立浴室,另一間使用客用浴室。主人睡房的浴室相當奇特,必 須穿過淋浴間才能到馬桶間。

另一面有一個小陽台,可以晾晒衣物,能看到下面的小巷。單 位內鋪設了瓷磚地板,傢私也是基本款,少有個人藏品。雖然對於 Oswin來說,這裏已經算是舒適理想的單身公寓,但如若能投入一 些金錢,聘請專業設計師進行大膽翻新,這個單位定能增色不少。 目前的房主——恰好也是荷蘭人——正準備將單位賣給一個本地家 庭,希望這個目標能夠實現。

「我喜歡住在澳督府旁邊,」Oswin笑著說。早上,住在一樓 的他喜歡坐在吧檯前喝咖啡,打開窗戶,和路人揮手打招呼。「這 讓我覺得自己是風景的一部分,是街道動態的一部分。一走出家 門,就給我一種身處歐洲的感覺。而且從這裏無論去哪都在步行範 圍內,真是太棒了。」 I 和大多數自豪的荷蘭人一樣,Oswin喜歡美味的麵包——「每 個街角都有麵包店!過去二十年,我吃到的最好的麵包就在澳門。 而且對面就是第一大百貨公司新八佰伴,我的艾登芝士就是在那裏 買的!」

 

               

Oswin PepelsTKHS集團有限公司的澳門區總經理。TKHS集團是亞洲的物流服務供應商之一,以向豪華酒店和博彩行業提供優質倉儲設施和管理服務而聞名。自2016年起,TKHS在支持澳門綜合度假村發展方面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公司先進的倉庫就位於路氹金光大道附近。

在來到澳門之前,Oswin在吉隆坡工作了15年。「我一直在從事物流工作,可能是世界上為數不多的學習物流並一直從事物流工作的人之一吧。我在鹿特丹附近的芬洛學習,那是荷蘭第二大物流城市,對德國的吞吐量則是第一。」為何選擇進入物流行業?「我喜歡船。我在鹿特丹港看到好多大貨櫃出出進進,就愛上了這種活力,尤其是在晚上的時候。十幾歲的時候,我就被這個行業深深吸引。」

「我第一次接觸亞洲是在199812月。當時我還不到三十歲,在荷蘭的一間物流公司工作。工作了一個星期後,老闆讓我陪同他去新加坡出差,他要在那裏向一家公司做WMS(倉庫管理系統)的展示推銷。我負責拎包!這個星期對我來說非常特別。想像一下,我第一次在陽光下度過聖誕節:穿著T恤走在烏節路上,兩旁都是各式聖誕裝飾。舒適的酒店、周到的服務、美味的亞洲食物,那一星期的經歷是如此獨特,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改變了我的生活。我愛上了亞洲。

2002年,Oswin去了馬來西亞工作。很快他就意識到,在亞洲,他的事業發展會比在歐洲快得多。「29歲的我看到了機會:像我這樣的普通人可以更快地成長為老闆。特別是如果你有恰當的能力組合,既是好的銷售,又有豐富的運營經驗。」

和澳門的許多企業以及外籍人士一樣,Oswin在過去的18個月得並不輕鬆。「我到澳門的前半年忙得不可開交,」重組公司、論證成本、拜訪客戶。然後就是春節前後,病毒來襲,旅行基本停止。對於一個初來乍到的人,實在艱難。他有種與世隔絕的孤獨感,「我不能去看望各地的朋友,他們也不能來看我。」工作則「佔據了絕大部分精力,每星期六天,每天1012小時。」

不過,Oswin在荷蘭小社區內結識了不少朋友。隨著時間的推移,他也漸漸熟悉了澳門。「和馬來西亞相比,食物沒有什麼特別,但我喜歡澳門的中西合璧。它獨一無二,有濃郁的歐洲風味,但距離香港(和亞洲其他地方)又很近。」

「澳門有一些秘密,你必須自己去尋找。我可能會愛上澳門。澳門可以成為我的大本營,但我需要旅行!

 

本文由奧比安物業的執行董事Suzanne Watkinson為2021年1月至2月期刊的《澳門特寫》雜誌之”家政”篇撰寫

圖: Suzanne Watkinson